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租客惠:如何才能以更少的价格获取更多的利润?

2020年09月22日 10:05

现在,我们生活中所常见的外卖平台,多采用区域加盟代理模式快速发展壮大。这种模式虽然可以快速的回笼资金,节省很多人力物力。但却存在很多风险,外卖平台生意火爆,不断的上调抽点,压榨了商家的利润。

餐饮业的商家该如何做,才能在与外卖平台合作时,以最小的价格涨幅获取最大的利润,这是很多现存餐饮商家正在考虑的问题。

其实,想要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商家寻找到更多更合适的平台进行合作,例如租客网就是一个合适的平台。

在此提醒广大商家,用租客网,成为一名租客用户,你会有想不到的惊喜哦!

租客网平台内,“租客惠”是一个专门为商家和消费者带来优惠的项目。在这里,作为租客用户的你可以享受租客惠带来的福利。你在吃喝玩乐之前,可以先领取优惠券再下单,这样就能享受最低价,达到花最少的钱来满足自己生活需求的目的。

而作为商家,入驻“租客惠”,则可以借助租客网平台提供的大流量,实现商家营业额的增长,从而提高自身品牌的知名度。

在这里,商家入驻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抽成,不需要通过提高价格来挽救流失的盈利。

目前,餐饮业商家在平台发展的现状属于“割韭菜式”的野蛮生长阶段,而租客惠的出现则是将这种现状转为整合提升阶段。在租客惠项目里,商家可以更好的满足用户需求,同时实现商家的良性运转。

作为商家,你还在为寻找平台而烦忧吗?

如果是,请你了解一下租客网,它可以为你提供一个舒适、安心、稳定的环境,让每个商家在平台内实现自己的梦想。


相关推荐

租客网 我的团队可以分享吗?

可以,在我是合伙人-团队管理-复制分享链接.

2020年09月03日 09:56

面临“洗牌”,长租公寓机遇与挑战共存

2020年的疫情让无数行业陷入绝境,长租公寓行业也不例外,自从疫情爆发到现在,一直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天气渐暖,随着有序的开展复工,长租公寓行业似乎已经度过最艰难的时刻。疫情发生以来,经常能在网上看到关于长租公寓行业的负面新闻。不是这个公寓品牌因资金链断裂倒闭,就是那个公寓品牌因高收低租撑不住破产,长租公寓行业迎来至暗时刻。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不仅是对企业应急风险防御的一种考验,更是对长租公寓行业的一次“洗牌”。为什么被誉为“风口上的猪”的长租公寓,现在变的如此狼狈?难道真的要全部归咎于疫情吗?在租客网看来,并不是。长租行业作为一块大饼,任谁都想来啃一口,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口号听的人热血沸腾,刚出现没多久的长租公寓品牌自然被资本注意,瞬间成为香饽饽。资本拼命进行投资烧钱,盲目追求品牌的高速增长,再加上2017年的房地产行业陷入利润率下滑、融资难度大的局面,各大房企品牌在没任何经验的情况下纷纷登场,没有房源就高价抢,没有人才,就重金去求。行业饱和的速度令人咂舌,风风火火而来,冷冷清清散去,徒留给长租公寓行业一地的鸡毛。在租客网看来,疫情只是“催化剂”,加速了某些品牌公寓的灭亡时间。2020年的长租公寓行业难道就再无翻身之地了吗?确实,2020年是很特殊的一年,前有行业发展的参差不齐,后有疫情的当头一棒,长租公寓未来的发展着实令人悲观。但任何行业不都是如此吗?回顾近代史,2020年绝不是最黑暗的。疫情之后的长租公寓行业似乎已经站在了希望的田野上。01政策落地2020年,国家对租房行业的政策不断落地,支持鼓励住房租赁市场的发展。比如个人出租的房产税;营业税简化征收;商改住、工改住等,各种利好政策的加持,让无数长租公寓品牌运营商看到了希望。02人才增长如今的长租公寓已经从一个小婴儿变成了一个健硕的青年,长租公寓的行业市场正在不断变大,无数非长租公寓的人才开始主动进入到长租公寓的领域中,相信在近几年长租公寓行业会迎来新一轮的行业爆发。03模式创新随着租赁市场的回暖,长租公寓的局势也在进行转变。住建部明确表示:2020年将重点探索大型租赁社区的运行机制,经集体租赁房交予专业长租公寓机构来建设经营。住建部的这一举措为长租公寓行业提供了更多的创新机会,不管是服务商还是租赁社区都将得到进一步的发展。长租租赁行业,经过了一系列的打击,对无数的小品牌公寓运营方来说,2020年将是行业大调整的一年,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租客网作为一个共享的平台,客户群体精准,衍生的行业多,经营可以无限扩大,发展前景广阔,靠着海量真实房源和安全的租赁保障体系及全方位的平台服务,一步一个脚印走到至今,最终成为行业裁判员。

2020年06月23日 13:39

三年亏 290 亿退市只待“宣判”,乐视网没能等回贾跃亭

乐视网连续三年巨亏,累计亏损额接近290亿,在A股历史上仅次于*ST盐湖连续三年巨亏近300亿元,成为A股30年历史上利润亏损的榜眼,曾经登顶创业板一哥乐视网,如今却已滑入退市泥潭无法自拔.乐视网4约26日晚间披露的年报显示,2019年全年,公司净利润再次巨亏112.8亿元。加上此前两年的亏损,该公司最近三年净利润已累计亏损高达290亿元左右,并且连续两年资不抵债,2019年末净资产为-143.3亿元。2019年的巨额亏损,主要是计提了超过90亿元的负债。由于违规对乐视体育文化产业发展(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乐视体育")、乐视云计算有限公司(下称"乐视云")融资提供担保而后者违约,乐视网为此计提负债90.64亿余元。乐视网背上的这些巨额债务,均是贾跃亭一手主导造成。2010年上市之后,乐视网神话无数,市值一度超过1600亿元。2016年底,整个乐视体系危机爆发,贾跃亭次年遁身美国。而他留下大量问题,把乐视网一步步拖向泥潭深处,仅占用、违规担保带给乐视网的亏空,就超过百亿之巨。连续三年净利润巨亏、两年年末净资产为负,连续三年的年报都被审计机构出具非标审计意见,重病缠身的乐视网,退市几乎已成定局。这回,乐视网还能找到援手吗?三年巨亏近290亿元经过连续三年巨亏之后,乐视网如今距离A股"亏损王"的距离,中间只隔了一家公司。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乐视网仅实现营业收入4.86亿元,同比下降68.83%;净利润净利润再次百亿巨亏,亏损额高达112.8亿元,同比下降175.39%。自从2016年底陷入困境之后,乐视网的经营就一落千丈,营业收入直线下降。2017年、2018年,该公司营业收入为70.3亿元、15.6亿元。2019年的营收,已经仅剩2017年的7%左右。加上此前两年,乐视网过去三年的亏损总额,已经逼近290亿元。2017年、2018年,该公司净利润亏损分别达到138.9亿元、41亿元,而今年一季度,营收已经滑落到仅8895万元,净利润亏损约1.5亿元。连年巨额亏损,在迄今为止A股历史上,很难找出第二个例子。此前,亏损规模超过乐视网的,仅有*ST盐湖一家。按累计金额计算,乐视网是A股历史上亏损规模第二大的公司。*ST盐湖1月11日披露,由于资产重整中的资产处置,预计对利润产生约417.35亿元的损失,导致2019年净利润亏损高达432亿元至472亿元,净资产从2019年9月底的182亿元,直接跌到-286亿元。2017年、2018年,该公司已分别亏损41.6亿元、34.5亿元,三年累计最大亏损接近惊人的550亿元。石化油服也曾有过惊人巨亏,但亏损金额尚不及乐视网。2016年、2017年,石化油服净利润分别亏损161.14亿元、105.8亿元,两年合计亏损近267亿元。这一亏损金额比起乐视网,仍然少了20余亿元。虽然连续三年巨亏,但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乐视网去年的亏损,实际有所收窄。年报显示,受对大股东贾跃亭控制的乐视体育、乐视云两家公司的违规担保所累,乐视网计提了对应负债约90.64亿余元。2016年4月,乐视体育进行B轮融资,新增投资者40余家分别以现金、债转股形式增资,共计投资78.33亿元。从2019年5月至当年年底,已有18家投资人对乐视网提起仲裁、1方起诉,其中17起仲裁乐视网败诉,为此计提74.84亿余元。对乐视云的担保,带来的负债虽未披露,但过往披露可知大致金额。2016年2月,乐视云融资10亿元,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贾跃亭等出具股权回购、担保合同,如若乐视云2016年至2018年未能完成约定的经营指标,或2019年初无法上市,乐视控股及贾跃亭将向投资人回购。根据各方当时约定,乐视云回购金额为本金10亿元、年化单利15%计算,每年仅支付的利息就达1.5亿元。如今三年多过去了,乐视网为此承担的本息,经测算至少已经超过15亿元。贾跃亭还会还钱吗?作为曾经贾跃亭控制的上市公司,在持续数年的债务纠纷中,被连累最多的就是乐视网。从2018年以来,乐视网就因贾跃亭遗留下来的种种问题,不断被卷入债务催讨官司。乐视网4月13日披露,公司收到北京朝阳法院送达的民事起诉状,陈思成(上海)影视文化工作室(下称"陈思成工作室")请求判令乐视网、乐乐互动体育文化发展(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乐乐互动")、北京鹏翼资产管理中),立即收购银石投资代原告持有的乐视体育的0.0914%股权,支付股权收购款2897万元。陈思成起诉追讨的股权收购款,不过是乐视网最新的一起债务官司,起因也是乐视体育2016年4月的融资款,王宝强、孙红雷、贾乃亮等当红明星,当时均参与了乐视体育B轮融资。除了对乐视体育、乐视云融资的巨额违规担保,贾跃亭主导的对乐视网大额资金占用,就差多年之后,至今仍未能解决。2017年及以前,乐视网通过公向贾跃亭控制的关联方销售货物、提供服务等经营性业务及代垫费用等方式,形成了大量关联应收和预付款项。截至2019年底,涉及金额仍有19.17亿元。直接占用、违规担保之外,乐视网自身也有巨额债务。截至2019年12月底,该公司合并报表内的长短期借款共5.55亿元,其他流动负债33.04亿元,其他非流动负债30.49亿元,合计金额超过69亿元,其中包括二股东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2017年11月提供的借款本息13.45亿元、融创垫付的19.1亿元债务。这些债务虽然与贾跃亭方面没有直接关系,但却与其遗留下来的问题存在渊源。乐视网称,历史问题无法得到有效、及时解决,现金流极度紧张引发大量债务违约,进而被动应对诸多诉讼和无法短期内执行的判决,公司金融和市场信用跌入谷底,业务开展遭受重重阻碍。根据公开信息,美国洛杉矶当地时间今年3月19日,当地破产法院就已批准了贾跃亭的破产重组资产披露声明和持产债务人贷款申请,法院认为贾跃亭)提交的第四版披露声明提供了足够的信息,满足破产重组的法律要求,涉及的债务重组的债务本金净额为29.6亿美元。今年5月,破产重组将进入投票程序。根据最新破产方案,中国债权人将从债权人信托获得40%的债务受偿,或从信托以及其他途径获得的偿付比例达到获准债务索赔分配额的100%,债权人将有权在国内继续处置破产提起日前已经冻结或已抵押、质押的资产,受偿金额不计入上述40%等,此次破产重组债权人信托方案已经同步考虑乐视网相关债务问题。但对于涉及乐视网的债务细节,迄今未见任何披露。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贾跃亭及其关联方,对乐视网的资金占用规模为86.9亿元,2017年、2018年底,余额分别为73亿元、28亿元。到了2019年,存量规模看起来已经减少了接近75%。从表面上看,关联资金占用大幅下降,是因为贾跃亭已经偿还部分资金。按照贾跃亭方面近期的说法,从2017年7月以来,包括已不在上市公司范围内的乐融致新在内,累计解决上市体系关联欠款超27亿元。事实是否果真如此?乐视网在2018年年报中称,大股东及其实际控制企业合并范围的欠款余额约28亿元,比上年大幅下降,是由于乐融致新不再纳入上市公司合并范围,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对乐融致新应付款项,不再纳入上市公司合并范围。乐视网还在2019年年报中称,贾跃亭方面并未还钱。2018年8月至今,双方进行多次谈判,但未达成一致,截至目前,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债务处理小组,未拿出可实质执行的完整处理方案,公司未因债务解决方案获得任何现金。已经解决的7.2亿元左右,也是以债权转让方式进行,而非现金偿还。此次破产重组过程中,贾跃亭因违规担保、占用,导致的乐视网上百亿债务、资金压力,将如何解决?是否能得到真正解决?整个资本市场都拭目以待。退市几成定局不仅利润累计巨亏接近290亿元,乐视网的资产,也已经亏蚀殆尽,退市也只有一步之遥。即便扣除对乐视体育、乐视云违规担保形成的巨额债务计提,乐视网2019年净利润仍然巨亏。数据显示,扣除经常性损益后,该公司去年净利润亏损金额,仍然达到扣23.05亿元,难以扭转连亏三年的局面,已经触发退市条件。已经触发的退市条件,还不止是净利润。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底,乐视网总资产约为59.1亿元,净资产为-143.3亿元。2018年年末,该公司净资产已然为-30.3亿元。此外,乐视网2017年至2019年的财报,均被会计师出具非标意见。在2019年年报中,审计机构认为,财务报表没有对公司如何消除对持续经营的重大疑虑作出充分披露,注册会计师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2017年则是因为关联方以外的部分其他单项金额重大的应收账款、单项金额不重大的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计提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等。乐视网26日晚间也提示风险称,2019年审计报为保留意见,2019年年末净资产、全年净利润均为负,股票存在年报披露后十五个交易日内,被深交易所终止上市的风险。倘若能追回贾跃亭方面的数十亿资金占用、违规担保,乐视网将能缓解百亿资金和债务压力。不过,即便这些问题解决,依然难以解决乐视网净资产为负、2019年净利润亏损的局面。通过股权质押,贾跃亭已经成功"金蝉脱壳",但众多投资者、债权金融机构却将迎来一个个难眠之夜。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底,乐视网股东数量仍有280767户,贾跃亭持有的剩余9.2亿股,已经全部被冻结,其中8.57亿股依旧处于质押状态。乐视网的前十大股东中,有四家公募基金。其中,持股最多的一家,通过两只基金共计持有乐视网约4430万股,持股比例合计1.12%,另外三家分别持有1861万股、1517万股、1348万股,持股比例为0.47%、0.38%、0.34%。2019年5月13日,因2018年净资产为负,乐视网股票开始实施暂停上市。暂停上市前股价为1.69元,市值67.42亿元。相较于巅峰时超过1600亿元的总市值,累计缩水96%。

2020年04月27日 10:53